去年首次接觸芬蘭國寶級作家亞托.帕西里納的第一本中譯版小說《遇見野兔的那一年》,

其獨特的生命價值觀與脫軌的黑色幽默筆觸,令人莞爾之餘,不禁也教人重新省視起自己

的人生觀。當得知第二部中譯本問世,說什麼也不能錯過。

 

《當我們一起跳海》仍舊談生命的轉折,顯然此書的主人公沒在那一年遇見野兔,走到人生

死角無處轉彎,因此選擇結束生命,以解決所有難題。即便是談論生死的嚴肅課題,亞托.

帕西里納總能以一貫的幽默泰然處之,正如進入故事的開場白,芬蘭民間格言──生命中

最嚴重的是死亡,但說到底也不算太嚴重。

 

經商破產的雷羅南總裁,孩子已成年,婚姻瀕臨破碎,數度自殺未果後,在盛夏的聖約翰日,

帶著一把手槍,來到鄉村一間農倉,想就此結束生命。未料當提不起勇氣跨過農倉大門之際,

從木板縫隙間望進農倉內,赫然乍見一位軍官正綁好繩索準備自殺。即便雷羅南心裡嘀咕──

該死……這個世界還真他媽的小──仍衝進屋內,手忙腳亂地救下坎裴南上校。兩個大男人

自殺失敗,足以顯見人間諸事未必能盡如人意。

深聊過後結為好友的兩人,決定刊登廣告,擴大找尋和他們一樣不想活的人,大家集思廣益,

共同為生命畫下最完美的句點。當回覆信如雪片般飛來,六百多個可憐人的生命,一夕之間

成了他們的責任。於是他們從信中找出一個任職文書處理的秘書蒲薩麗,三人合力組了一個

「自殺俱樂部」。其中不乏各行各業甚至財力雄厚的團員,更有旅行社負責人提供全新豪華

遊覽車,於是大家決議乘著遊覽車,一路衝進挪威北岬冰冷的北極海中……。

 

一道關於生命中沉重無解的難題,亞托.帕西里納依貫有的獨特詼諧筆調,將悲觀至極、了無生趣

的一群人齊集一塊兒,做出這輩子從未有過的瘋狂荒唐舉動,顯然當一個人視死如歸時,觀看事物

的角度與界面,是可以更廣更遠的。尤其當同病相憐的一群人,不約而同有一個共同的特定目標時,

彷彿自己無法跨越的人生難關,也不這麼悲慘了,這足以證明同理心的對待是最佳的療癒偏方。

 

亞托.帕西里納的作品有個顯而易見的特色,即便故事以嚴肅的生死課題為主軸,卻不見任何說教

字眼。小人物在力求生存中的無奈與挫折,作者並不贅言強調,然而,字裡行間盡是無可救藥的

尋求解脫,且總有一股不計後果的蠻勁,宛如脫韁野馬般失控奔馳,讓人讀來淋漓暢快。

且彷彿告訴我們:別緊張,再嚴重也不過如此了!

 

 

 

本文章同時發表於: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young570611/article?mid=7582&prev=7593&next=7570&l=f&fid=8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書影為林

阿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